1997

都是爱情惹的祸

  在一次复联和正联同时协作的战斗中,击败了冥王哈迪斯的手下,解救了爱神丘比特这个熊孩子,熊孩子为了表示感谢,向超人和美队射了金箭,超人和美队爱上了对方,来了一个深情的kiss,连男朋友都不要了,总裁们脸都绿了。在两位被绿了的总裁的咆哮下,丘比特解释因为他们都是世界的珍宝,深受人们的爱戴,所以他们就要在一起。这前后有什么逻辑关系?
丘比特表示两位总裁也是万人迷,如果要在一起他可以帮忙。布鲁斯/托尼:不,不需要,谢谢。戴安娜询问了智慧与战争女神雅典娜得知丘比特的法术只能维持一周,然而,女神忘了说是对神灵了。
一个月后恢复正常的两位甜心连续三天没下床,之后他们两个人的小约会成了四人约会了。

















爱丽丝·8

  熊先生从爱丽丝的手中滑落,掉在地上,沾染上灰尘。粘稠的,暗红的血液从史蒂夫他们身下蔓延而出,张牙舞爪往爱丽丝的方向爬去。

  爱丽丝强忍着头疼,将超级听力发挥到极致,却再也听不到那三个熟悉的心跳声,世界一片黑暗。
……

  爱丽丝,玛莎和玛利亚被带回了光明会的一处基地,开始惨无人道的实验与训练,光明会的人没有对她们进行洗脑,这种态度已经暗示了她们的结局。

  一开始玛莎和玛利亚还安慰爱丽丝,蝙蝠侠和钢铁侠会来救她们,正义联盟和复仇者联盟一定会来,“那为什么他们之前没有来?”爱丽丝哭着询问,但玛莎玛利亚没有回答。

  然而,一天,两天,三天,…一个星期…三个月·…一年又一年,始终没有人来救她们,她们早已被遗忘。而且爱丽丝她们三人在一个又一个实验中失去了原本的样貌,玛莎戴上面具,玛利亚不在开口说话,爱丽丝丝毫不在意自己外貌的改变。

  又一次训练中,爱丽丝倒在了塔利亚的手下,她以为又会是一场无伤大雅的禁闭,结果莱克斯·卢瑟带人来了,他直接带走了爱丽丝。爱丽丝也无所谓去哪里,很早之前,爱丽丝就和玛莎她们分开了。

  来到属于卢瑟的地盘上,卢瑟直接要求爱丽丝打开孤独堡垒的防御,在超人和超级小子死后,再也没有人能够进入孤独堡垒。但孤独堡垒里的智能AI很乐意为超人的三个女儿们打开大门。

  爱丽丝无视眼前的秃子,她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孤独堡垒落入卢瑟的手上,莱克斯早已看出了爱丽丝的抗拒,他说:“玛莎和玛利亚已经死了。”

  爱丽丝颤抖着,她像一头暴怒的狮子,狠狠揪住卢瑟的衣领,双眼通红:“YOU LIE!”

  卢瑟只是安静的打开了闲置在一旁的电脑,玛莎和玛利亚的尸体的照片显示在巨大的屏幕上,尸首分离。阿曼达用来控制自杀小队的手段被完美的用到了她们身上。卢瑟的声音在一旁响起:“她们之前分别被派出刺杀自己的父亲,呵,可惜最后没能下去手。”

  爱丽丝只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愤怒在身体里咆哮,“为什么,姐姐她们,不应该就这样轻易死去。”爱丽丝咬着牙说出这句话,而且蝙蝠侠和钢铁侠也不会见死不救。

  对此,卢瑟只是轻飘飘的回答:“你们已经没有价值了。”

  “哈,没有价值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爱丽丝笑得弯了腰,眼泪却忍不住的流出,多么可笑的理由,不是吗? 卢瑟静静看着爱丽丝,让她发泄心中的痛苦与愤怒,他知道这个聪明的女孩最后会选择什么。

  等爱丽丝平静下来,卢瑟递上手帕,爱丽丝毫不犹豫接下,擦干净脸,惨白的皮肤没有一丝人气。爱丽丝看着卢瑟,“所以我最后的价值就只剩下孤独堡垒了。”那神情表明了女孩的态度。卢瑟看着爱丽丝全身上下写满了“怎么可能交给你”,卢瑟说:“因为你是最后的希望,复活超人的最后希望。”爱丽丝的眼皮跳动了一下。

  爱丽丝跟在卢瑟的身后来到深入地下百米的实验室,里面布满了培养罐,绿色的溶液里浸泡着一个又一个超人的复制体。爱丽丝停下了脚步,大声讽刺着:“这就是你说的复活。”

  卢瑟没有停下脚步直接来到一面光滑的墙面前,经过一系列验证后,墙面向两边打开,露出里面的人或者说尸体。爱丽丝飘到卢瑟身后,看着里面的尸体,沉默了。

  在实验室的灯光下,克拉克就像睡着了一样,额前还耷拉着可爱的小卷毛,但爱丽丝和卢瑟知道他再也不会睁开那双包容一切的蓝眼睛,露出带着可爱虎牙的笑容。

  “我还以为你会把爸爸拆了。”在X视线下,克拉克的身体完好无损,连胸口上那个致命伤口都成了一到浅色的疤。

  “我一开始是这样想的,到后来我觉得他是个值得尊重的对手,之后我本来想拿他的基因制造出一支只受我控制的军队,也都成功了,但是,那些都不是他,没有人可以替代他。”卢瑟伸出手抚摸着克拉克的脸庞,额头抵着额头,“他死了,我才知道我爱他。”爱丽丝飘在卢瑟身后,一脸冷漠。

  时隔七年,孤独堡垒再次迎来了新的主人,AI乔对卢瑟和爱丽丝的做法只是叹息一声不在多说。爱丽丝看着卢瑟毁了那些复制品,小心翼翼把超人的尸体运到孤独堡垒,直到现在他的脸上才露出笑容,兴奋得像刚出头的小伙子。有乔在,孤独堡垒成了地球上最安全的地方。

  然而卢瑟的实验一开始就不顺利,或者说从来没有顺利过。爱丽丝看着卢瑟的实验陷入瓶颈毫无进展,一天比一天狂躁。又一次实验失败后,爱丽丝开口了:“告诉我,怎样抓到闪电侠。”

爱丽丝·7

  温馨的双层小别墅内正在举办一场生日派对,而派对的主人公正躲在楼上的房间里,坐在粉红色的公主床上抱着熊先生(玩偶熊),用刚刚出现不久的超级听力偷听父母和他们前夫的对话。

  一时之间,这个世界变得嘈杂,树叶沙沙的声音,彩带划过空气的撕裂声,气球暴炸的声音,男男女女交谈的声音,礼盒掉在地上的声音…在繁杂的声音里,爱丽丝找到了自己想要的。

  “…那并不都是你的错,我也有责任,但是,托尼,无论如何,我们都回不到过去了。”
  “听着,史蒂夫,我不奢求回到过去,我只希望能重新开始。”
  “那是不可能的,托尼…”

  “…当我近乎一无所有,当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告诉我,布鲁斯,你在哪?你在做什么!你在我背后捅了我狠狠一刀!”
  “克拉克,当时的情况下我只能这么做…”
  “因为蝙蝠侠不会错,对吗?…”
  之后的对话爱丽丝听不到了,她正捂着头,倒在床上,解超级听力给她的大脑造成了负担,这种感觉太糟糕了。

  仿佛过了很久,爱丽丝才清醒过来,她听到玛莎正在往楼上走来,便跳下床跑到门口,打开门就看到玛莎正举起手准备敲门。玛莎脸上露出一个笑容,她弯下腰抱起爱丽丝,“我们该下去了,爱丽丝,我们准备了你最喜欢的,猜猜是什么?”

  爱丽丝一只手抓着熊先生,另一只手搂着玛莎修长的脖颈,爱丽丝悄悄抓紧熊先生,小声的问:“玛莎,爸爸妈妈他们以前发生了什么?”

  玛莎停住了脚步,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她盯着爱丽丝的蓝眼睛,他们家每一个人都有一双漂亮的蓝眼睛,爱丽丝的像是一朵矢车菊,爱丽丝有些紧张,但她还是鼓起勇气对视她温柔的姐姐,“我想知道,可以告诉我吗?”

  玛莎叹气,她思考了一会儿,谨慎措辞,“他们以前经历过很多事,情况十分复杂,我现在也不能准确说出谁对谁错,也许,爱丽丝,等你长大了,你就明白,毕竟你现在太小了。”
  “那我要长多大?”
  玛莎一边下楼一边回答:“或许,二十岁。”
  “那也太久了,就不能在小一点吗?时间过的太慢了。”
  “哈哈,我的小公主,等你长大了,你就会觉得时间过的太快了。”

  等爱丽丝和玛莎出现时,她们被彩带喷了一脸,“Happy birthday ! Alice !”很多爱丽丝熟悉的超级英雄们都来了,没有来的也送来了礼物,礼物堆满一座小山。

   ……
  爱丽丝正背着书包,抱着熊先生和家人对峙,康纳最先败下阵来,玛利亚捂着脸转头表示放弃,玛莎也退出了战场,而坚持下去的只有史蒂夫和克拉克,看着爱丽丝眼中的泪花越来越多,史蒂夫和克拉克再也坚持不了了,“好吧,你可以把熊先生带去学校,不过只有这一次。”史蒂夫近乎叹息着说出这句话。

  “耶!谢谢你爸爸我爱你爸爸!”爱丽丝眼中闪烁的泪花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已经投敌的康纳玛莎玛利亚正在往爱丽丝的书包里塞糖果,克拉克装作自己看不到。

  临别前爱丽丝给了她家人每个人一个贴面吻便坐上校车,今天是她第一天上学。

  校车上只有一个空位,每个人包括司机都盯着爱丽丝,爱丽丝抱紧了熊先生,飞快坐到座位上,心脏砰砰砰跳动,爱丽丝感觉到了危险。

  在校车行驶到一半的路途上,有一群劫匪劫持了校车,除了爱丽丝外每个孩子都坐在位置上大喊大叫,表情扭曲古怪,双手在空中飞舞就像夜晚舞动的树枝,而司机在劫匪的枪口僵硬的像一个机器人。

  听到呼救声的“双子星”玛莎与玛利亚很快来了,那群劫匪完全不是对手,而爱丽丝却感觉危险一直没有消退。等最后一个劫匪被打到,爱丽丝看到两个姐姐露出惊慌的表情。

  “爱丽丝 ! 快跑 ! ”

  爱丽丝感觉一阵剧痛从后颈传遍全身,下一刻就失去了知觉。

 
 
 

爱丽丝·6

  超人在爱丽丝性命垂危之际将她带到孤独堡垒治疗,火星猎人荣恩受超人卡尔的请求进入爱丽丝的精神世界,探寻真相,那么超人呢?他在照顾蝙蝠侠。

  荣恩正站在一片草地上,草地的中央是一座温馨的小别墅。荣恩曾经探索过他的伙伴的精神世界,超人卡尔的是斯莫威尔小镇晴朗天空下的玉米田,蝙蝠侠布鲁斯则是夜晚下糜乱的哥谭和小巷中珍珠落地的声音,闪电侠巴里的是各种美食和一位温柔的女子,海王亚瑟的是深海之下歌唱的巨鲸,神奇女侠戴安娜的是天堂岛,冰淇淋和一个人。

  在他们之中即使是蝙蝠侠的世界也没有给荣恩这样巨大的压力,除去草地和草地上的别墅外其余都是粘稠的黑暗,那些由痛苦绝望交织而成,草地上的别墅是这个精神世界中唯一一个令人安心的地方。

  荣恩忍着不适,走到别墅门口,推开了门……
  爱丽丝·伊丽莎白·肯特·罗杰斯,超人卡尔·艾尔与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的女儿,她的名字由她的两位姐姐玛莎和玛利亚取的,因为父母和哥哥取名无能。

  自爱丽丝四岁开始,她就许下同一个心愿,拉奥在上,希望自己的omega父母不要离婚,和他们的alpha前夫走了。

  在这个abo世界中,爱丽丝的父母,超人和美国队长都是omega,而两个omega为什么会有女儿,这都归功于氪星的生命宝典,两个omega的热潮期正好碰到一块,只是互相抚慰结果超人就怀孕了,然后他们就结婚了。

  两个omega组建的家庭,两位前任主席的结合,不仅对他们的朋友对外界造成了巨大的轰动,但对爱丽丝而言,她有着世界上最好的家人。
  年幼爱丽丝对情绪十分敏感,她察觉到她那默契无比的父母没有哥哥康纳和他男朋友提姆之间的那只黏黏糊糊的感觉,后来爱丽丝才明白,她的父母之间有亲情,友情,唯独没有爱情,他们都爱情早已给了他人。

爱丽丝·5

  逃回安全屋的爱丽丝全身发抖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披风上多了一个小玩意,那是蝙蝠女孩放在她披风上的追踪器。

  爱丽丝从腰带里拿出一张照片,那是她进入光明会后唯一保留的最后和家人有关的物品。照片上的爱丽丝有着一头漂亮的金发,皮肤是健康的白色,正在过六岁生日,她身后是她的哥哥姐姐和父母,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微笑,没有人察觉到未来的可怕。
  照片上有着被涂抹的阴影,那些阴影像一个人。

  爱丽丝轻轻抚摸照片,然后被照片的边缘划破了手指,爱丽丝这才察觉到她开始流鼻血,耳朵里也有粘稠的血液流出,爱丽丝这才意识到,她快死了,她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去做。

  这一次爱丽丝直接给自己注射了三支试剂,毫不在意拿自己最后的生命去做一件注定失败的事。
……

  纽约,接到来自正义联盟的警告时,托尼·钢铁侠·爱作死·一米七·斯塔克毫不客气的嘲讽了隔壁正联的蝙蝠侠,“怎么,你被一个小女孩打的哇哇叫最后让超人来救场吗,真是布鲁西宝贝的作风。”
  “希望我不会接到你的讣告,那我肯定会喝一整瓶香槟来庆祝。”
  “怎么,韦恩庄园的酒窖还没有被你喝空吗?需要我帮你联系酒庄吗?”
  ……两位土豪又在日常互怼,作为人设大部分重回的两人彼此看对方不顺眼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就在吵架新一轮升级的时候,托尼身后打开了空间隧道,讯号瞬间被切断。

  “托尼——!”布鲁斯仓促起身结果牵扯到了伤口,“蝙蝠侠呼叫超人,超级女孩现在在复仇者大厦,托尼危险!”
……

  超人正在莱克斯大厦气势汹汹找莱克斯算账,但他没有想到莱克斯居然认出来自己。
  “克拉克,我没有想到当初我离开后再次见面会是那样的场景,对于我的所作所为,我很抱歉。”
  “莱克斯,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
  “是爱丽丝告诉我的。”
  “爱丽丝?她是超级女孩,她是你制造出的!”
  “不,克拉克,爱丽丝并非我制造出的半氪星人,她自然生产的,她的来历有些复杂。”
  “我,这,这个世界上除了我和卡拉还有别的氪星人吗?”
  “蝙蝠侠呼叫超人,超级女孩现在在复仇者大厦,托尼危险!”

  来不及去探究莱克斯话语里意义,超人飞向复仇者大厦。

  班纳博士躺倒在一旁,全身痉挛,口吐白沫,鹰眼,黑寡妇躺倒在废墟里,生死不知,美国队长和康纳一样陷入昏睡,托尼身上的盔甲破损了大部分,爱丽丝正一脚踩在他胸口,把反应堆挖出来。

  超人赶来时就看到这样的画面,卡尔迅速抱起爱丽丝,“听着,爱丽丝,我不知道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你有什么困难请告诉我,我会帮助你的。”

  爱丽丝看着卡尔,她已经听不清卡尔在说些什么,暗红色的血液从口中流出,她颤抖着伸手触碰卡尔的脸颊,“我很想你,妈妈。”手无力垂下,卡尔发现怀里的人已经没有了呼吸和心跳。

 

爱丽丝·4

  因为伤势过重,顾问已经缺了一周的会议,夜巡都是夜翼代替的,可是送往星球日报的鲜花没有停止过,且鲜花攻势在两位土豪的攀比下越演越烈,星球日报的办公大楼整天弥漫着花香,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星球日报要改成花店了。同事们打趣的话已经是克拉克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了,如果不是两位土豪都在养伤,克拉克肯定会成为星球日报的头条了。

  和过去几天一样,兢兢业业的小记者没有留下加班,而是像只兔子一样飞快跑出来办公室,大家都投以善(猥)意(琐)的微笑,非常理解克拉
克的行为。

  克拉克跑进路边幽暗的小巷,脱下肥大的西装露出里面带有“S”的制服,下一刻,超人出现了。在解决完日常巡视后,超人便飞向哥谭,和正在巡逻的迪克蝙蝠侠打完招呼后,熟门熟路来到韦恩庄园,被阿尔弗雷德请入蝙蝠洞。

  “B,你又在工作了,你该好好休息。”
  “蝙蝠侠不需要休息。”
  
  知道自己同伴别扭的性情,卡尔直接把布鲁斯抱起来了,在“放我下来,外星人,这里不欢迎你。”的话语中把这只大型黑猫送到病床上,结果。

  “拉奥!B,你用得着随身携带氪石吗,你差点摔了!”
  “这是必要防备,氪星人。”
  “可你也没必要这样防备我啊。”

  卡尔委屈的仿佛能看见垂下的狗狗耳朵和尾巴。布鲁斯冷哼一声,收回了氪石,指使着这只外星救难犬,“把我抱到那边椅子上。”
  “不,B,你得休息。”
  还要争执的两人听到了联盟通讯器响起的声音,打开通讯器,里面传来神奇女侠的惨叫声,“戴安娜!”“嗞……”通讯器被毁了。

  卡尔和布鲁斯对视一眼,“超人呼叫正义联盟,神奇女侠遭到袭击,钢骨,你能找到戴安娜的位置吗?”
  “超人,神奇女侠身上的定位装置被毁,她的公寓里没有人员活动的迹象,给我一点时间。”
  ……

  最后,超人在喜马拉雅山脉上找到了奄奄一息的神奇女侠,神奇女侠身上有着被热视线灼烧的痕迹。

  继蝙蝠侠,神奇女侠后,遭到袭击的有钢骨,火星猎人,绿灯侠,绿箭侠,黑金丝雀,扎塔娜,闪电侠,海王……正义联盟的成员除了超人,所有人都遭到了袭击,袭击者是“超级女孩”,疑似氪星人。

  正义联盟的紧急会议上,大部分成员带伤出席,超人完好无损的站在主席的位置上主持会议,在他身边坚持带伤出席的顾问一直散发不愉的气息坐在轮椅上。

  感受到蝙蝠侠不愉的气息蔓延了整个会议室,超人卡尔坚挺的完成了报告,“……根据报告,超级女孩疑似氪星人,袭击除了我以为的所有成员,袭击模式为:突然袭击,切断讯号,重伤成员,恢复信号通知其他成员,再将受伤的成员通过空间隧道扔到其他地区,以上,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闪电侠举起手,“蓝大个,为什么她不攻击你,她袭击蝙蝠侠和罗宾还有哈尔时因为你出现就跑了,为什么呀?”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超级女孩最先出现的地方是哥谭,之后她打伤了哥谭,大都会,纽约的大部分罪犯,哥谭主要是阿卡姆的病人,大都会和纽约都是针对超人和美国队长的罪犯,他们当中只有莱克斯·卢瑟是轻伤。”蝙蝠侠在一旁补充。

  神奇女侠率先发问:“所以,这和莱克斯·卢瑟有关,但和复仇者联盟的美国队长有什么关系?”
  “在超级女孩打击罪犯同时,她暗中观察过超人,康纳,美国队长。”
  “所以她的目标是我们身边的人,我要去看看玛莎和露易丝!”
  “冷静点,超人,她们现在很安全……”
  “滴滴滴!”
  “正义山发来的警报!”
  ……

  蝙蝠侠和钢骨之前已经更改过正义山的警报器,一旦正义山的讯号中断十秒便会向瞭望塔发出警报。这次,超人他们及时赶到了。

  注意到超人的到来,爱丽丝的动作停顿了,被神奇女孩抓住破绽击倒,一直戴在头上的兜帽掉下来,露出藏在里面雪白的头发,苍白的皮肤,红色的血管张牙舞爪布满脸颊,除了那双浅蓝色的瞳孔,她看上去不像一个活人。

  超人注意到昏倒在一旁的康纳,发现他没有事后又收回视线,“孩子,我不知道你这样做的原因,如果你继续伤害我的同伴,我绝不会手下留情。”
  “他们,不配,做你的,同伴!”爱丽丝近乎嘶吼说出这句话,双眼变得通红,热视线打在护在蝙蝠侠身前的超人身上。

  爱丽丝逃了,落荒而逃。

 

 

爱丽丝·3

  莱克斯本来想立刻前往斯莫威尔,可惜伤势太重,不宜移动,只好坐在床上吊着腿思考如何拿下超人,取得克拉克的欢心,虽然自己以前和克拉克在小镇度过一段美好快乐的时光,但一想到自己不告而别,以及肯特夫妇对卢瑟的敌视,现在还有两个潜在的情敌,莱克斯一脸沉思,这需要好好考虑。

  第二天上午,克拉克就收到了莱克斯送的九十九朵红玫瑰,被布鲁斯知道后下午就收到了布鲁斯送的九百九十九朵蓝色妖姬,这一天的星球日报飘满了玫瑰的香味,每个人包括扫地大妈都得到了一朵红玫瑰三朵蓝色妖姬。

  克拉克缩在小格间,通红的双耳努力忽视同事们的调笑,眼睛盯着屏幕,不去看露易丝揶揄的眼神,通讯器里传出布鲁斯的笑声,低沉的嗓音富有磁性,“喜欢我送的花吗,克拉克,嗯~”

  克拉克努力控制自己不要飘起来,小声回答:“B,你下次不要送这么多花了。”
  “那你想要什么?宝贝,告诉我,Daddy一定满足你。”
  “超人想去哥谭找蝙蝠侠。”
  “哥谭是蝙蝠侠的地盘,超人禁止入内。”
  “……”

  B,你这么精分迟早有一天要进阿卡姆的你造吗。
……

  深夜,哥谭,蝙蝠灯依旧没有亮起,因为那个神秘的“超级女孩”,罪犯什么的在哥谭的夜晚近乎销声匿迹,他们可不想去ICU里躺半年。

  “最近蝙蝠侠的工作还真是清闲。”
  “罗宾,去下一个街区巡逻。”
  “父亲,关于那个超级女孩,你不打算做些什么吗。”
  “目前情报还不完整,她的目的不明。”
  “T T,总之和那个外星人有关,看样子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罗宾,我们不能松懈。”
  “恕我冒昧,布鲁斯老爷,也许我这个老人家可以在今晚有个好梦。”
  “……巡逻完就回去。”

  蝙蝠车打了个弯就往另一条街驶去,车灯照亮了站在阴影的人,红披风,蓝制服,超级女孩。

  蝙蝠车一个漂亮的漂移停住了,罗宾率先跳下车,“T T,你不跟在那个外星人屁股背后,来找我们有什么事,超级女孩。”

  “达米安,塔利亚没有教导过你隐忍吗。”

  蝙蝠侠和罗宾瞬间警惕,罗宾拔出武士刀,“我不需要隐忍。”
……

  在帮一位小姐拿回她被抢的手提包后,超人就打算结束今天的巡逻回公寓,在那之前他特意听了哥谭的声音,在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后,超人皱起了好看的眉,音爆声后,超人已经飞到了哥谭骑士的身边。
……

  罗宾倒在一边的废墟中,鲜血糊住了双眼,达米安努力睁开双眼,只能看到超级女孩踩在蝙蝠侠身上,拔出了插在蝙蝠侠身上的匕首,伴随着蝙蝠侠的痛呼再狠狠插进去,“不——!”

  音爆声响起,超人赶来了。

  看着形容凄惨的蝙蝠侠,超人双眼通红,热视线扫过超级女孩刚刚站立的位置。

  爱丽丝转身躲过了热视线,看着愤怒的超人,抿着嘴一言不发,打开了隧道,离开了。

  “B——!,布鲁斯,你没事吧。”
  “超人,注意,秘密身份。”
  “对不起,我,我先帮你止血,你忍一忍。”
……

  爱丽丝通过隧道回到了设立的安全屋,一进入安全屋爱丽丝便瘫倒在地,全身的血管在疯狂的跳舞,爱丽丝挣扎着从腰带里拿出一支试剂,暗红色的液体闪着不详的光芒。将药剂打入血管,灼烧的感觉遍布全身,心脏“砰砰砰”快速跳动,苍白的皮肤下青色的血管大部分已经变成红色,编织成网,准备将心脏包围吞噬。

  爱丽丝忍受着剧痛的过去,全身毛细血管破裂,血液随着汗水流出,十分钟后爱丽丝已经成了一个血人。解下披风,脱下制服,爱丽丝踉跄着走进浴室,打开冰凉的冷水,水流触碰到爱丽丝的皮肤瞬间蒸发成雾。

  爱丽丝站在蓬头下,一动不动,头发洗去血液后又变回雪白,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但她的任务还没完成。

  随手披上浴袍,爱丽丝走出浴室,来到客厅,客厅的墙壁上贴满了正联复联的照片,爱丽丝拿起手中的飞镖,随手一挥,飞镖已经狠狠钉在一张照片上,照片里是戴安娜·普林斯。

 

 

爱丽丝·2

  哥谭的夜晚从来都不曾平静,蝙蝠灯永远照耀在哥谭的上空,但今晚的哥谭没有亮起蝙蝠灯,夜夜笙歌的阿卡姆静若死城。

  自从那个神秘的“超级女孩”出道,专门盯上了阿卡姆的罪犯神经病们,跑出去搞事的,揍进ICU,跑出去准备搞事的,揍进ICU,跑出去不搞事的,也揍进ICU,准备在阿卡姆开宴会的,揍进ICU,总之,通通揍进ICU,一时间,阿卡姆的病人大多数进了重症监护室,哥谭医院床位不够,跑去大都会,发现大都会的医院也满员了,正准备迁移一部分病人到星城,问问纽约的,纽约的不仅ICU满员,监狱外围还挂了三面墙的罪犯,一时间,哥谭,大都会,纽约风平浪静,超人只需要每天救救下不了树的猫,不小心坠楼的漂亮女郎,再接一接飞机就好了。

  在大家如此清闲的情况下,关于“超级女孩”的猜测越来越多了,普通民众对“超级女孩”的暴力手段担忧不已,纷纷呼吁超人,让他好好教导“超级女孩”,别学黑漆漆的蝙蝠侠,要像超人一样温暖人心。更有厌恶超人的人发表的言论,
  “这是氪星人的阴谋,为了维护他的伪善形象,而让一个小女孩去做如此可怕的事情。”
  “那个小女孩一定做过外星人的实验,成了他们的武器,外星人都不是好东西!”
  “超级女孩一定和超人有关,她是超人和超女的女儿,外星人暴露了他们残暴的一面!”
  ……

  对此,大都会的星球日报还准备专门对超人进行采访,询问他关于“超级女孩”的事,可惜他们的王牌记者露易丝·莱恩一直没有找到接触超人的机会。
……

  面对暴躁的露易丝,克拉克紧紧捂住了自己小记者的马甲,关于“超级女孩”的事蝙蝠侠已经下令不准透露给任何人,特别是露易丝。面对露易丝的怒火,克拉克只能继续扮演小记者。

  而另一边,哥谭,蝙蝠洞,布鲁斯正在查询所有关于“超级女孩”的信息,可惜除了她殴打罪犯的,剩下只有从克拉克的公寓和美国队长史蒂夫的公寓一角的监控中可以看到她的身影,她一直出现在克拉克,康纳,史蒂夫身边,目的不明。克拉克现在很危险。

  布鲁斯又从罪犯的名单中查询信息,哥谭主要部分全都是阿卡姆,大都会和纽约全是针对超人和复仇者特别是美国队长史蒂夫,在这份名单上,无一例外都进了ICU,除了一个人,莱克斯·卢瑟。

  在莱克斯大厦中,绑着绷带打着石膏的莱克斯终于破解了“超级女孩”留下的硬盘,看着硬盘中的资料在他阅读完后迅速销毁,那个硬盘还植入了一个病毒。

  损失了一台电脑的莱克斯陷入沉思,手指击打着胡桃木木桌,整个病房回响着“哒哒哒”的声音。

  他得去斯莫威尔拜访肯特夫妇。
 

爱丽丝·1

  爱丽丝注视着下方这场盛大的烟火,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这座盘踞在北极由超人的孤独堡垒改造的钢铁巨兽发出濒死的哀嚎,随着一声又一声的爆炸,光明会,九头蛇,这两个彼此纠缠不清的阴影们受到了来自内部的巨大打击。

  黑色的披风在火中若隐若现,蝙蝠侠指挥着他的同伴进攻,数不清的钢铁盔甲在空中飞舞,光明会和九头蛇的成员们节节败退,鲜血成了这场大火的最好养料。

  耳机中传来了莱克斯·卢瑟的声音,这个睿智的男人已不再意气风发,“可以了,你该走了,爱丽丝。”
 
  “……再见,莱克斯。”
  “再见,爱丽丝。”

  爱丽丝最后再看了蝙蝠侠一眼,便转身走向出现在身后的空间隧道,红色绣着“S”的披风在身后划出优美的弧度,爱丽丝摁下引爆整个基地的开关,伴随着最后的轰鸣声,踏进了隧道。

  闪电侠拼尽全力才把他的同伴一个不落全都救出来,看着坠入水中的基地,倒吸一口凉气,“莱克斯未免也太狠了。”

  蝙蝠侠看着眼前的一切,一言不发,耳机里传来托尼·斯塔克的声音:“她走了,莱克斯送走了她。”

————————————————————————

  哥谭阴暗的小巷里从来不缺醉汉,流浪汉,以及犯罪。

  这一次,四个彪形大汉正团团围住眼前小女孩,她身上穿着蓝色的紧身制服,红色的披风绣着“S”,带着兜帽,看不清楚脸。

  “小妹妹,你居然喜欢隔壁大都会那个外星人,怎么不粉哥谭的蝙蝠侠?。”
  “哥谭肥水不流外人田,懂不懂?不懂叔叔们教你。”

  接下来是炮灰们的标准笑声,爱丽丝始终一言不发,她还没有摆脱穿越时空的后遗症,就在某只咸猪爪伸向她的后背时,爱丽丝动了。

  深夜,哥谭的小巷里传出凄厉的惨叫声,隐约还有着清脆的骨折声。

  一夜之间,哥谭多了一个打击犯罪的义工,拒受害的罪犯描述,那是一个超人的小迷妹,大约十二三岁,力气很大,速度很快,和蝙蝠侠一样神秘灵敏,擅长各种高科技小道具,格斗术一流。简直就是超人版的蝙蝠侠,蝙蝠侠版的超人。

  广大哥谭市民接受良好,他们已经有了一个蝙蝠侠,再来一个超人版的蝙蝠侠也无所谓,而大都会市民认为超人的魅力也能折服哥谭的孩子,简直喜闻乐见。渐渐地,大家发现这个新出道的“超级女孩”不太守规矩,不仅在哥谭打击罪犯,还来了大都会,虽然大都会和哥谭很近,超人又是大都会的守护神,她来这里可以理解,但她跑去纽约干嘛?就没见过这么爱跑的超级英雄。而且喜欢抢别人的反派,比如上次小丑越狱,她把小丑打成了重度伤残,得在ICU里躺半年,上上次莱克斯·卢瑟准备一个新盔甲对付超人,被她截胡,现在莱克斯还没出来见人,再比如上上次,美国队长对付九头蛇,九头蛇还没发起全面进攻,就被她炸上了天。如果这个女孩没有要守护的城市,没有相爱相杀的反派,也可以理解,但是新人就不能学习前辈们吗?你得和市民打(发)好(福)关(利)系(啊),这都做不到,也太差劲了。

 

——脑洞终成文,预计会是长篇,有什么不好的请指出来,顺带一提,此文可能会坑,请小心。

  起名无能·1997·可能会坑OTL

又是脑洞

千年之前,史蒂夫是一头黄金巨龙,卡尔是来自氪星的探险家,他们是一对好友。
托尼·斯塔克的父亲死于炼金事故,母亲为了保护年幼的托尼灵魂成了恶魔的收藏品,托尼一生都在为找回母亲的灵魂而努力,布鲁斯·韦恩的父母在他幼时被不知名的魔法师暗杀,布鲁斯发誓终其一生都要找到那个魔法师复仇。

托尼研究出一个新的炼金产品,可以找回在地狱的母亲的灵魂,但需要黄金巨龙的骨头,于是他找到了史蒂夫,愿意用所有财富换史蒂夫的一节指骨,惨遭拒绝,后面经过托尼的死缠烂打他们成为朋友,认识了卡尔和布鲁斯。
布鲁斯是在追查当年那个魔法师遇上卡尔,以为卡尔是某种危险的奇妙生物就开始进行调查,后来得知卡尔的身份还以为卡尔是氪星派来侵略地球的侦察兵,经过一番乌龙事故后成了彼此信任的同伴,布鲁斯也因此认识了史蒂夫和托尼。

他们一起旅行,一起研究魔法和炼金术,寻找神奇的植物和动物,史蒂夫和托尼,卡尔和布鲁斯也渐渐坠入爱河。

在某一天,托尼完成了他的炼金产品,史蒂夫贡献了自己的一节指骨,而布鲁斯追查到了当年那个魔法师的下落,卡尔跟随他一同前往。
但托尼的炼金产品出了意外,恶魔随着托尼母亲的灵魂一起出现…最后托尼母亲的灵魂得到了解放,史蒂夫却因此战死……
布鲁斯的敌人也比布鲁斯强大太多,卡尔为了保护布鲁斯被魔法师杀死,成了一地晶莹的细沙……

托尼和布鲁斯的愿望达成了,可他们失去了自己的爱人。

千年之后,托尼因一场绑架成了万众瞩目的钢铁侠,布鲁斯在回到哥谭之后披上黑色的披风成为打击犯罪的蝙蝠侠,之后,美国队长从北极的冰川中挖出,氪星将军佐得要求人类交出卡尔·艾尔,毁灭日一站,复仇者内战,让布鲁斯失去了克拉克(私设克拉克旅行途中遇上修炼的布鲁斯,然后谈恋爱,可惜布鲁斯要回哥谭就分手了,之后在莱克斯的酒会上重逢。)托尼失去了史蒂夫(两人正热恋中)。

地球在两个中年丧偶的老男人悲催的生活中依旧转动,哥谭纽约依旧遵循了以前的美好传统,之后超人复活后蝙蝠侠惨遭家暴,史蒂夫在宇宙魔方的能量下再度睁开双眼却在第一时间找了巴基。

于是布鲁斯看着超人抱着露易丝飞走了,托尼沉默的注视着空了的水晶棺。

……
问:如何让复活的男友回心转意?在线等,急!

1997不擅长写文,希望有太太可以把我的脑洞都搬走。(๑• . •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