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

想看酥皮掉落在地球,因为生育宝典外星人黄太阳变得特别有魅力诱人,从小生活在民风淳朴的小镇都会遭人觊觎,窥视,邻居温和大叔,同校的男生女生都疯了一样爱慕酥皮。酥皮只能天天扮丑也阻挡不了被诱惑的人群的疯狂。
于是酥皮不得不早早离开父母寻找自己的身世,一路上一直被人调戏已经很淡定了,经历佐德入(强)侵(娶)地(酥)球(皮)成为超人后更是成为全世界人类的梦中情人,天天遭表白调戏,人们各种花式引诱酥皮出现,让酥皮很痛苦。
结果酥皮有一次来到哥谭遇见了都市传说蝙蝠侠。蝙蝠侠站在滴水兽气势十足大声咆哮:“滚出我的哥谭!”
酥皮一听特别高兴,居然有人能无视自己的魅力,拉奥在上,我可以交到朋友了!
事实上蝙蝠侠内心:蓝眼睛好漂亮小卷毛真可爱身材真棒胸部丰满腰细翘臀看上去手感很好腿我可以玩一辈子……省略几万字对酥皮身材赞美和意淫。
之后在酥皮不懈努力(蝙蝠侠诱导下)两人终于结婚了!~\(≧▽≦)/~
然鹅,占有欲控制欲超级强精力旺盛欲求不满老蝙蝠对上年轻貌美诱人不自知酥皮以及布满宇宙的情敌,未来生活一定很有趣。( •̀∀•́ )

爱丽丝·9

  中心城的实验室发生了一起爆炸,原本只有一个闪电侠,现在有很多了。

.

  巴里跟他的男朋友绿(原)灯(凉)侠大吐苦水,苦逼的闪电侠除了无赖帮这群可爱的对手外又有了一群极速者对手,现在他还要教导一群新人掌握神速力,忙得连吃五十个汉堡的空隙都没了。

  哈尔同情自己的小男友,正准备掏出海滨城汉堡店的招待劵安慰巴里顺便约个会,巴里就接到了西里斯的通知。“我先走了中心城又有极速者捣乱了我去把他抓起来下次再聊再见哈尔我爱你你你!”拖长的尾音滞留在空气里,巴里已经不见了,只留下一脸绿的哈尔。

.

  制服了对手的巴里只想吃六十份超大披萨,在好好洗个澡,睡一觉,结果西里斯告诉他一个糟糕的消息:极速者开始减少了。
  巴里的披萨掉了。

  对于这个可怕的现象西里斯做了两个解释,一个就是因为极速者太多了,对时间产生了影响,时间开始抹杀他们的存在。这个解释让巴里的脸都白了。另一个解释就是有人在猎杀极速者。巴里的脸色也没有好到哪去。

  最后事实证明是第二个,但巴里没有想到这个在幕后猎杀极速者的人居然会是他的好朋友詹妮弗。此刻站在巴里眼前的詹妮弗陌生的让人害怕。神速力在詹妮弗的指尖跳跃,杀了闪电侠,夺走他的神速力,她就是这世界上唯一一个拥有神速力的人了,她可以得到她想要的一切。

  最后詹妮弗还是失败了,正联和复联赶来了,詹妮弗只能仓皇逃走。

  失败的詹妮弗逃到了一个隐秘的基地,在这里只有莱克斯·卢瑟和他的小保镖。

  看到神情慌乱的詹妮弗,卢瑟就知道她失败了。“我以为为了你的目标,你会杀了闪电侠。”
  “如果不是正义联盟和复仇者联盟捣乱,我已经成功了。”
  “这样啊,他们来的可真快。不过没关系,我们的目标很快就会实现了。”
  卢瑟半转身露出背后巨大机器,“只要你坐上这个机器,我们就能改写历史了。”

  激动的詹妮弗没有怀疑就做到了机器上,机器打开的一瞬间边将詹妮弗牢牢捆住,抽取她身上的神速力。詹妮弗发出惨叫,这时候她才意识到卢瑟一直在骗自己,可惜已经晚了。

  抽取的神速力在詹妮弗的尸体上化成一个巨大的漩涡,莱克斯·卢瑟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就要走进漩涡,在踏入漩涡的前一秒停住了。爱丽丝皱起眉头,“怎么……”就看到卢瑟掏出镜子仔细打量,确定自己穿的一丝不苟连皮鞋都在发亮,满意的放下镜子,不忘喷些香水,踏进了漩涡。

  爱丽丝沉默在原地等待着,周围的场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段记忆就这样凭空插入爱丽丝的脑海中,她皱着眉强忍着不适,看着出现在自己眼前灰头土脸的莱克斯,“你失败了。”莱克斯接过爱丽丝的手帕擦干净脸,他的眼睛里闪烁着疯狂,“我们再来一次。”

  莱克斯试了一次又一次,回溯的时间越来越往前,都阻止不了超人的死亡包括他和蝙蝠侠,美国队长在一起还生了个孩子的事实。时间快要混乱了。察觉到不对的巴里和史蒂芬博士带着队友来到工厂。双方一言不发,直接开打。

  最后蝙蝠侠一句“你要毁了这个世界,毁了克拉克存在的证明吗?”阻止了莱克斯。

  莱克斯颓废跪到在地上,怒吼:“滚!!!”

·

  莱克斯最后修正了时间,正义联盟和复仇者联盟再一次拯救了世界,人们再一次为他们欢呼着,此时他们忘记了那位明日之子,忘记了那位美国精神的象征,逝去之人终将逝去。

  回到孤独堡垒的堡垒的两人失望的看着原本安放超人尸体的地方,现在那里已经空荡荡的,即使修正了时间,造成的影响还是改变了一些事,比如,爱丽丝这一次活不到二十岁。

  此时的莱克斯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气一样,他问爱丽丝,“罪人是要得到制裁,对吗?”
  “是的。”

.

  光明会和九头蛇终于得到了窥视已久的孤独堡垒,他们入驻这个神的领地,贪婪打量每一件物品,汲取其中的知识与奥秘。莱克斯看着这群贪婪的人,脸上挂着再正常不过的笑容,罪人是要得到制裁的。

  在莱克斯的计划实施的前一天晚上,他和爱丽丝进行了一场对话。他像爱丽丝展示了平行世界的存在,“那个世界一切都还未发生,我希望你能去阻止悲剧的发生。”
  “你不是验证过,即使阻止一场悲剧的发生,还会有更大的悲剧。”
  “我知道,但我还是希望另一个世界的超人,他可以好好活下去,更重要的是你,爱丽丝,我很抱歉我没有阻止在你身上发生的一切,你是克拉克的孩子,你可以拥有更好的未来。”

  爱丽丝同意了,在她离开这个世界之后,莱克斯坐在他的小房间里,抚摸着照片上克拉克的笑容,年少无知的他们显得无忧无虑,不惧怕未来的可怕。

  “还有最后一个罪人要得到制裁,”莱克斯拿起了手枪,“我来找你了,克拉克。”
  “砰——”枪声响起。

  在爆炸发生的之前,乔·艾尔就切断所有的逃生路线,但他最后还是放走了正联和复联的人,这个自超人死后就沉默寡言的AI随着孤独堡垒的消亡而一起自毁。
  在孤独堡垒爆炸产生的火浪里,伤痕累累的红骷髅跑回了自己深处火海的房间,打开了密室中的门,珍藏很好的美国队长的尸体出现在火浪之中。火蛇缠绕着史蒂夫赤裸的肌肤,红骷髅慌张的怕打火浪,最后却停住了。他粗暴的扯出史蒂夫,紧紧拥抱在怀中,迎接着死亡的到来。
 

都是爱情惹的祸

  在一次复联和正联同时协作的战斗中,击败了冥王哈迪斯的手下,解救了爱神丘比特这个熊孩子,熊孩子为了表示感谢,向超人和美队射了金箭,超人和美队爱上了对方,来了一个深情的kiss,连男朋友都不要了,总裁们脸都绿了。在两位被绿了的总裁的咆哮下,丘比特解释因为他们都是世界的珍宝,深受人们的爱戴,所以他们就要在一起。这前后有什么逻辑关系?
丘比特表示两位总裁也是万人迷,如果要在一起他可以帮忙。布鲁斯/托尼:不,不需要,谢谢。戴安娜询问了智慧与战争女神雅典娜得知丘比特的法术只能维持一周,然而,女神忘了说是对神灵了。
一个月后恢复正常的两位甜心连续三天没下床,之后他们两个人的小约会成了四人约会了。

















爱丽丝·8

  熊先生从爱丽丝的手中滑落,掉在地上,沾染上灰尘。粘稠的,暗红的血液从史蒂夫他们身下蔓延而出,张牙舞爪往爱丽丝的方向爬去。

  爱丽丝强忍着头疼,将超级听力发挥到极致,却再也听不到那三个熟悉的心跳声,世界一片黑暗。
……

  爱丽丝,玛莎和玛利亚被带回了光明会的一处基地,开始惨无人道的实验与训练,光明会的人没有对她们进行洗脑,这种态度已经暗示了她们的结局。

  一开始玛莎和玛利亚还安慰爱丽丝,蝙蝠侠和钢铁侠会来救她们,正义联盟和复仇者联盟一定会来,“那为什么他们之前没有来?”爱丽丝哭着询问,但玛莎玛利亚没有回答。

  然而,一天,两天,三天,…一个星期…三个月·…一年又一年,始终没有人来救她们,她们早已被遗忘。而且爱丽丝她们三人在一个又一个实验中失去了原本的样貌,玛莎戴上面具,玛利亚不在开口说话,爱丽丝丝毫不在意自己外貌的改变。

  又一次训练中,爱丽丝倒在了塔利亚的手下,她以为又会是一场无伤大雅的禁闭,结果莱克斯·卢瑟带人来了,他直接带走了爱丽丝。爱丽丝也无所谓去哪里,很早之前,爱丽丝就和玛莎她们分开了。

  来到属于卢瑟的地盘上,卢瑟直接要求爱丽丝打开孤独堡垒的防御,在超人和超级小子死后,再也没有人能够进入孤独堡垒。但孤独堡垒里的智能AI很乐意为超人的三个女儿们打开大门。

  爱丽丝无视眼前的秃子,她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孤独堡垒落入卢瑟的手上,莱克斯早已看出了爱丽丝的抗拒,他说:“玛莎和玛利亚已经死了。”

  爱丽丝颤抖着,她像一头暴怒的狮子,狠狠揪住卢瑟的衣领,双眼通红:“YOU LIE!”

  卢瑟只是安静的打开了闲置在一旁的电脑,玛莎和玛利亚的尸体的照片显示在巨大的屏幕上,尸首分离。阿曼达用来控制自杀小队的手段被完美的用到了她们身上。卢瑟的声音在一旁响起:“她们之前分别被派出刺杀自己的父亲,呵,可惜最后没能下去手。”

  爱丽丝只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愤怒在身体里咆哮,“为什么,姐姐她们,不应该就这样轻易死去。”爱丽丝咬着牙说出这句话,而且蝙蝠侠和钢铁侠也不会见死不救。

  对此,卢瑟只是轻飘飘的回答:“你们已经没有价值了。”

  “哈,没有价值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爱丽丝笑得弯了腰,眼泪却忍不住的流出,多么可笑的理由,不是吗? 卢瑟静静看着爱丽丝,让她发泄心中的痛苦与愤怒,他知道这个聪明的女孩最后会选择什么。

  等爱丽丝平静下来,卢瑟递上手帕,爱丽丝毫不犹豫接下,擦干净脸,惨白的皮肤没有一丝人气。爱丽丝看着卢瑟,“所以我最后的价值就只剩下孤独堡垒了。”那神情表明了女孩的态度。卢瑟看着爱丽丝全身上下写满了“怎么可能交给你”,卢瑟说:“因为你是最后的希望,复活超人的最后希望。”爱丽丝的眼皮跳动了一下。

  爱丽丝跟在卢瑟的身后来到深入地下百米的实验室,里面布满了培养罐,绿色的溶液里浸泡着一个又一个超人的复制体。爱丽丝停下了脚步,大声讽刺着:“这就是你说的复活。”

  卢瑟没有停下脚步直接来到一面光滑的墙面前,经过一系列验证后,墙面向两边打开,露出里面的人或者说尸体。爱丽丝飘到卢瑟身后,看着里面的尸体,沉默了。

  在实验室的灯光下,克拉克就像睡着了一样,额前还耷拉着可爱的小卷毛,但爱丽丝和卢瑟知道他再也不会睁开那双包容一切的蓝眼睛,露出带着可爱虎牙的笑容。

  “我还以为你会把爸爸拆了。”在X视线下,克拉克的身体完好无损,连胸口上那个致命伤口都成了一到浅色的疤。

  “我一开始是这样想的,到后来我觉得他是个值得尊重的对手,之后我本来想拿他的基因制造出一支只受我控制的军队,也都成功了,但是,那些都不是他,没有人可以替代他。”卢瑟伸出手抚摸着克拉克的脸庞,额头抵着额头,“他死了,我才知道我爱他。”爱丽丝飘在卢瑟身后,一脸冷漠。

  时隔七年,孤独堡垒再次迎来了新的主人,AI乔对卢瑟和爱丽丝的做法只是叹息一声不在多说。爱丽丝看着卢瑟毁了那些复制品,小心翼翼把超人的尸体运到孤独堡垒,直到现在他的脸上才露出笑容,兴奋得像刚出头的小伙子。有乔在,孤独堡垒成了地球上最安全的地方。

  然而卢瑟的实验一开始就不顺利,或者说从来没有顺利过。爱丽丝看着卢瑟的实验陷入瓶颈毫无进展,一天比一天狂躁。又一次实验失败后,爱丽丝开口了:“告诉我,怎样抓到闪电侠。”

爱丽丝·7

  温馨的双层小别墅内正在举办一场生日派对,而派对的主人公正躲在楼上的房间里,坐在粉红色的公主床上抱着熊先生(玩偶熊),用刚刚出现不久的超级听力偷听父母和他们前夫的对话。

  一时之间,这个世界变得嘈杂,树叶沙沙的声音,彩带划过空气的撕裂声,气球暴炸的声音,男男女女交谈的声音,礼盒掉在地上的声音…在繁杂的声音里,爱丽丝找到了自己想要的。

  “…那并不都是你的错,我也有责任,但是,托尼,无论如何,我们都回不到过去了。”
  “听着,史蒂夫,我不奢求回到过去,我只希望能重新开始。”
  “那是不可能的,托尼…”

  “…当我近乎一无所有,当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告诉我,布鲁斯,你在哪?你在做什么!你在我背后捅了我狠狠一刀!”
  “克拉克,当时的情况下我只能这么做…”
  “因为蝙蝠侠不会错,对吗?…”
  之后的对话爱丽丝听不到了,她正捂着头,倒在床上,解超级听力给她的大脑造成了负担,这种感觉太糟糕了。

  仿佛过了很久,爱丽丝才清醒过来,她听到玛莎正在往楼上走来,便跳下床跑到门口,打开门就看到玛莎正举起手准备敲门。玛莎脸上露出一个笑容,她弯下腰抱起爱丽丝,“我们该下去了,爱丽丝,我们准备了你最喜欢的,猜猜是什么?”

  爱丽丝一只手抓着熊先生,另一只手搂着玛莎修长的脖颈,爱丽丝悄悄抓紧熊先生,小声的问:“玛莎,爸爸妈妈他们以前发生了什么?”

  玛莎停住了脚步,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她盯着爱丽丝的蓝眼睛,他们家每一个人都有一双漂亮的蓝眼睛,爱丽丝的像是一朵矢车菊,爱丽丝有些紧张,但她还是鼓起勇气对视她温柔的姐姐,“我想知道,可以告诉我吗?”

  玛莎叹气,她思考了一会儿,谨慎措辞,“他们以前经历过很多事,情况十分复杂,我现在也不能准确说出谁对谁错,也许,爱丽丝,等你长大了,你就明白,毕竟你现在太小了。”
  “那我要长多大?”
  玛莎一边下楼一边回答:“或许,二十岁。”
  “那也太久了,就不能在小一点吗?时间过的太慢了。”
  “哈哈,我的小公主,等你长大了,你就会觉得时间过的太快了。”

  等爱丽丝和玛莎出现时,她们被彩带喷了一脸,“Happy birthday ! Alice !”很多爱丽丝熟悉的超级英雄们都来了,没有来的也送来了礼物,礼物堆满一座小山。

   ……
  爱丽丝正背着书包,抱着熊先生和家人对峙,康纳最先败下阵来,玛利亚捂着脸转头表示放弃,玛莎也退出了战场,而坚持下去的只有史蒂夫和克拉克,看着爱丽丝眼中的泪花越来越多,史蒂夫和克拉克再也坚持不了了,“好吧,你可以把熊先生带去学校,不过只有这一次。”史蒂夫近乎叹息着说出这句话。

  “耶!谢谢你爸爸我爱你爸爸!”爱丽丝眼中闪烁的泪花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已经投敌的康纳玛莎玛利亚正在往爱丽丝的书包里塞糖果,克拉克装作自己看不到。

  临别前爱丽丝给了她家人每个人一个贴面吻便坐上校车,今天是她第一天上学。

  校车上只有一个空位,每个人包括司机都盯着爱丽丝,爱丽丝抱紧了熊先生,飞快坐到座位上,心脏砰砰砰跳动,爱丽丝感觉到了危险。

  在校车行驶到一半的路途上,有一群劫匪劫持了校车,除了爱丽丝外每个孩子都坐在位置上大喊大叫,表情扭曲古怪,双手在空中飞舞就像夜晚舞动的树枝,而司机在劫匪的枪口僵硬的像一个机器人。

  听到呼救声的“双子星”玛莎与玛利亚很快来了,那群劫匪完全不是对手,而爱丽丝却感觉危险一直没有消退。等最后一个劫匪被打到,爱丽丝看到两个姐姐露出惊慌的表情。

  “爱丽丝 ! 快跑 ! ”

  爱丽丝感觉一阵剧痛从后颈传遍全身,下一刻就失去了知觉。

 
 
 

遗传

遗传一般是指亲子之间以及子代个体之间性状存在相似性,表明性状可以从亲代传递给子代,这种现象称为遗传(heredity)。
康纳想他一定遗传了莱克斯·卢瑟那些对超人卑鄙阴暗见不得光的想法,他躺在克拉克的床上,脸埋在枕头上嗅着上面残留的气味,自渎,回想着克拉克的微笑,克拉克的蓝眼睛,他的嘴唇,他的手抚摸过自己脸庞留下的触感,他身上的气味,漂浮在空中被制服包裹的身躯,套着小红鞋的纤细脚踝…康纳闷哼一声,再度在幻想中达到高潮,看着自己手上粘稠的液体,康纳忽然很想品尝超人的味道。

传统
作为罗宾的传统总共就那么几条
一:被哥谭花花公子布鲁西宝贝收养。
二:独自一人发现蝙蝠洞。
三:获得蝙蝠侠的认可。
四:被超人背着飞。
五:让超人帮忙写作业。
六:获得超人的认可和一个埋胸的拥抱。
七:吃超人亲手做的苹果派。
八:在蝙蝠侠眼皮底下调戏超人。
九:收集各种有关超人的周边集满三个房间。
十:不要让超人把你当小孩。
(隐藏十一:继承蝙蝠侠的披风,让超人永远属于“蝙蝠侠”。)

关于以上的传统,大少迪克已经完美的完成了十条,二少杰森虽然死亡一段时间但也完美的完成了十条,三少提姆正努力往第十条前进,而四少达米安,呵呵,这孩子只完成了第一、二、四和七条,在超人眼里他只是一个被教坏的小孩。可惜罗宾们后来发现第十一条太有难度,准备第十二条:撬蝙蝠侠墙角。

迪克:“罗宾当中克拉克最喜欢我了~\(≧▽≦)/~”
杰森:“克拉克最心疼我。”
提姆:“我现在离他最近。”
达米安:“TT”

爱丽丝·6

  超人在爱丽丝性命垂危之际将她带到孤独堡垒治疗,火星猎人荣恩受超人卡尔的请求进入爱丽丝的精神世界,探寻真相,那么超人呢?他在照顾蝙蝠侠。

  荣恩正站在一片草地上,草地的中央是一座温馨的小别墅。荣恩曾经探索过他的伙伴的精神世界,超人卡尔的是斯莫威尔小镇晴朗天空下的玉米田,蝙蝠侠布鲁斯则是夜晚下糜乱的哥谭和小巷中珍珠落地的声音,闪电侠巴里的是各种美食和一位温柔的女子,海王亚瑟的是深海之下歌唱的巨鲸,神奇女侠戴安娜的是天堂岛,冰淇淋和一个人。

  在他们之中即使是蝙蝠侠的世界也没有给荣恩这样巨大的压力,除去草地和草地上的别墅外其余都是粘稠的黑暗,那些由痛苦绝望交织而成,草地上的别墅是这个精神世界中唯一一个令人安心的地方。

  荣恩忍着不适,走到别墅门口,推开了门……
  爱丽丝·伊丽莎白·肯特·罗杰斯,超人卡尔·艾尔与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的女儿,她的名字由她的两位姐姐玛莎和玛利亚取的,因为父母和哥哥取名无能。

  自爱丽丝四岁开始,她就许下同一个心愿,拉奥在上,希望自己的omega父母不要离婚,和他们的alpha前夫走了。

  在这个abo世界中,爱丽丝的父母,超人和美国队长都是omega,而两个omega为什么会有女儿,这都归功于氪星的生命宝典,两个omega的热潮期正好碰到一块,只是互相抚慰结果超人就怀孕了,然后他们就结婚了。

  两个omega组建的家庭,两位前任主席的结合,不仅对他们的朋友对外界造成了巨大的轰动,但对爱丽丝而言,她有着世界上最好的家人。
  年幼爱丽丝对情绪十分敏感,她察觉到她那默契无比的父母没有哥哥康纳和他男朋友提姆之间的那只黏黏糊糊的感觉,后来爱丽丝才明白,她的父母之间有亲情,友情,唯独没有爱情,他们都爱情早已给了他人。

爱丽丝·5

  逃回安全屋的爱丽丝全身发抖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披风上多了一个小玩意,那是蝙蝠女孩放在她披风上的追踪器。

  爱丽丝从腰带里拿出一张照片,那是她进入光明会后唯一保留的最后和家人有关的物品。照片上的爱丽丝有着一头漂亮的金发,皮肤是健康的白色,正在过六岁生日,她身后是她的哥哥姐姐和父母,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微笑,没有人察觉到未来的可怕。
  照片上有着被涂抹的阴影,那些阴影像一个人。

  爱丽丝轻轻抚摸照片,然后被照片的边缘划破了手指,爱丽丝这才察觉到她开始流鼻血,耳朵里也有粘稠的血液流出,爱丽丝这才意识到,她快死了,她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去做。

  这一次爱丽丝直接给自己注射了三支试剂,毫不在意拿自己最后的生命去做一件注定失败的事。
……

  纽约,接到来自正义联盟的警告时,托尼·钢铁侠·爱作死·一米七·斯塔克毫不客气的嘲讽了隔壁正联的蝙蝠侠,“怎么,你被一个小女孩打的哇哇叫最后让超人来救场吗,真是布鲁西宝贝的作风。”
  “希望我不会接到你的讣告,那我肯定会喝一整瓶香槟来庆祝。”
  “怎么,韦恩庄园的酒窖还没有被你喝空吗?需要我帮你联系酒庄吗?”
  ……两位土豪又在日常互怼,作为人设大部分重回的两人彼此看对方不顺眼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就在吵架新一轮升级的时候,托尼身后打开了空间隧道,讯号瞬间被切断。

  “托尼——!”布鲁斯仓促起身结果牵扯到了伤口,“蝙蝠侠呼叫超人,超级女孩现在在复仇者大厦,托尼危险!”
……

  超人正在莱克斯大厦气势汹汹找莱克斯算账,但他没有想到莱克斯居然认出来自己。
  “克拉克,我没有想到当初我离开后再次见面会是那样的场景,对于我的所作所为,我很抱歉。”
  “莱克斯,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
  “是爱丽丝告诉我的。”
  “爱丽丝?她是超级女孩,她是你制造出的!”
  “不,克拉克,爱丽丝并非我制造出的半氪星人,她自然生产的,她的来历有些复杂。”
  “我,这,这个世界上除了我和卡拉还有别的氪星人吗?”
  “蝙蝠侠呼叫超人,超级女孩现在在复仇者大厦,托尼危险!”

  来不及去探究莱克斯话语里意义,超人飞向复仇者大厦。

  班纳博士躺倒在一旁,全身痉挛,口吐白沫,鹰眼,黑寡妇躺倒在废墟里,生死不知,美国队长和康纳一样陷入昏睡,托尼身上的盔甲破损了大部分,爱丽丝正一脚踩在他胸口,把反应堆挖出来。

  超人赶来时就看到这样的画面,卡尔迅速抱起爱丽丝,“听着,爱丽丝,我不知道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你有什么困难请告诉我,我会帮助你的。”

  爱丽丝看着卡尔,她已经听不清卡尔在说些什么,暗红色的血液从口中流出,她颤抖着伸手触碰卡尔的脸颊,“我很想你,妈妈。”手无力垂下,卡尔发现怀里的人已经没有了呼吸和心跳。

 

爱丽丝·4

  因为伤势过重,顾问已经缺了一周的会议,夜巡都是夜翼代替的,可是送往星球日报的鲜花没有停止过,且鲜花攻势在两位土豪的攀比下越演越烈,星球日报的办公大楼整天弥漫着花香,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星球日报要改成花店了。同事们打趣的话已经是克拉克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了,如果不是两位土豪都在养伤,克拉克肯定会成为星球日报的头条了。

  和过去几天一样,兢兢业业的小记者没有留下加班,而是像只兔子一样飞快跑出来办公室,大家都投以善(猥)意(琐)的微笑,非常理解克拉
克的行为。

  克拉克跑进路边幽暗的小巷,脱下肥大的西装露出里面带有“S”的制服,下一刻,超人出现了。在解决完日常巡视后,超人便飞向哥谭,和正在巡逻的迪克蝙蝠侠打完招呼后,熟门熟路来到韦恩庄园,被阿尔弗雷德请入蝙蝠洞。

  “B,你又在工作了,你该好好休息。”
  “蝙蝠侠不需要休息。”
  
  知道自己同伴别扭的性情,卡尔直接把布鲁斯抱起来了,在“放我下来,外星人,这里不欢迎你。”的话语中把这只大型黑猫送到病床上,结果。

  “拉奥!B,你用得着随身携带氪石吗,你差点摔了!”
  “这是必要防备,氪星人。”
  “可你也没必要这样防备我啊。”

  卡尔委屈的仿佛能看见垂下的狗狗耳朵和尾巴。布鲁斯冷哼一声,收回了氪石,指使着这只外星救难犬,“把我抱到那边椅子上。”
  “不,B,你得休息。”
  还要争执的两人听到了联盟通讯器响起的声音,打开通讯器,里面传来神奇女侠的惨叫声,“戴安娜!”“嗞……”通讯器被毁了。

  卡尔和布鲁斯对视一眼,“超人呼叫正义联盟,神奇女侠遭到袭击,钢骨,你能找到戴安娜的位置吗?”
  “超人,神奇女侠身上的定位装置被毁,她的公寓里没有人员活动的迹象,给我一点时间。”
  ……

  最后,超人在喜马拉雅山脉上找到了奄奄一息的神奇女侠,神奇女侠身上有着被热视线灼烧的痕迹。

  继蝙蝠侠,神奇女侠后,遭到袭击的有钢骨,火星猎人,绿灯侠,绿箭侠,黑金丝雀,扎塔娜,闪电侠,海王……正义联盟的成员除了超人,所有人都遭到了袭击,袭击者是“超级女孩”,疑似氪星人。

  正义联盟的紧急会议上,大部分成员带伤出席,超人完好无损的站在主席的位置上主持会议,在他身边坚持带伤出席的顾问一直散发不愉的气息坐在轮椅上。

  感受到蝙蝠侠不愉的气息蔓延了整个会议室,超人卡尔坚挺的完成了报告,“……根据报告,超级女孩疑似氪星人,袭击除了我以为的所有成员,袭击模式为:突然袭击,切断讯号,重伤成员,恢复信号通知其他成员,再将受伤的成员通过空间隧道扔到其他地区,以上,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闪电侠举起手,“蓝大个,为什么她不攻击你,她袭击蝙蝠侠和罗宾还有哈尔时因为你出现就跑了,为什么呀?”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超级女孩最先出现的地方是哥谭,之后她打伤了哥谭,大都会,纽约的大部分罪犯,哥谭主要是阿卡姆的病人,大都会和纽约都是针对超人和美国队长的罪犯,他们当中只有莱克斯·卢瑟是轻伤。”蝙蝠侠在一旁补充。

  神奇女侠率先发问:“所以,这和莱克斯·卢瑟有关,但和复仇者联盟的美国队长有什么关系?”
  “在超级女孩打击罪犯同时,她暗中观察过超人,康纳,美国队长。”
  “所以她的目标是我们身边的人,我要去看看玛莎和露易丝!”
  “冷静点,超人,她们现在很安全……”
  “滴滴滴!”
  “正义山发来的警报!”
  ……

  蝙蝠侠和钢骨之前已经更改过正义山的警报器,一旦正义山的讯号中断十秒便会向瞭望塔发出警报。这次,超人他们及时赶到了。

  注意到超人的到来,爱丽丝的动作停顿了,被神奇女孩抓住破绽击倒,一直戴在头上的兜帽掉下来,露出藏在里面雪白的头发,苍白的皮肤,红色的血管张牙舞爪布满脸颊,除了那双浅蓝色的瞳孔,她看上去不像一个活人。

  超人注意到昏倒在一旁的康纳,发现他没有事后又收回视线,“孩子,我不知道你这样做的原因,如果你继续伤害我的同伴,我绝不会手下留情。”
  “他们,不配,做你的,同伴!”爱丽丝近乎嘶吼说出这句话,双眼变得通红,热视线打在护在蝙蝠侠身前的超人身上。

  爱丽丝逃了,落荒而逃。

 

 

爱丽丝·3

  莱克斯本来想立刻前往斯莫威尔,可惜伤势太重,不宜移动,只好坐在床上吊着腿思考如何拿下超人,取得克拉克的欢心,虽然自己以前和克拉克在小镇度过一段美好快乐的时光,但一想到自己不告而别,以及肯特夫妇对卢瑟的敌视,现在还有两个潜在的情敌,莱克斯一脸沉思,这需要好好考虑。

  第二天上午,克拉克就收到了莱克斯送的九十九朵红玫瑰,被布鲁斯知道后下午就收到了布鲁斯送的九百九十九朵蓝色妖姬,这一天的星球日报飘满了玫瑰的香味,每个人包括扫地大妈都得到了一朵红玫瑰三朵蓝色妖姬。

  克拉克缩在小格间,通红的双耳努力忽视同事们的调笑,眼睛盯着屏幕,不去看露易丝揶揄的眼神,通讯器里传出布鲁斯的笑声,低沉的嗓音富有磁性,“喜欢我送的花吗,克拉克,嗯~”

  克拉克努力控制自己不要飘起来,小声回答:“B,你下次不要送这么多花了。”
  “那你想要什么?宝贝,告诉我,Daddy一定满足你。”
  “超人想去哥谭找蝙蝠侠。”
  “哥谭是蝙蝠侠的地盘,超人禁止入内。”
  “……”

  B,你这么精分迟早有一天要进阿卡姆的你造吗。
……

  深夜,哥谭,蝙蝠灯依旧没有亮起,因为那个神秘的“超级女孩”,罪犯什么的在哥谭的夜晚近乎销声匿迹,他们可不想去ICU里躺半年。

  “最近蝙蝠侠的工作还真是清闲。”
  “罗宾,去下一个街区巡逻。”
  “父亲,关于那个超级女孩,你不打算做些什么吗。”
  “目前情报还不完整,她的目的不明。”
  “T T,总之和那个外星人有关,看样子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罗宾,我们不能松懈。”
  “恕我冒昧,布鲁斯老爷,也许我这个老人家可以在今晚有个好梦。”
  “……巡逻完就回去。”

  蝙蝠车打了个弯就往另一条街驶去,车灯照亮了站在阴影的人,红披风,蓝制服,超级女孩。

  蝙蝠车一个漂亮的漂移停住了,罗宾率先跳下车,“T T,你不跟在那个外星人屁股背后,来找我们有什么事,超级女孩。”

  “达米安,塔利亚没有教导过你隐忍吗。”

  蝙蝠侠和罗宾瞬间警惕,罗宾拔出武士刀,“我不需要隐忍。”
……

  在帮一位小姐拿回她被抢的手提包后,超人就打算结束今天的巡逻回公寓,在那之前他特意听了哥谭的声音,在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后,超人皱起了好看的眉,音爆声后,超人已经飞到了哥谭骑士的身边。
……

  罗宾倒在一边的废墟中,鲜血糊住了双眼,达米安努力睁开双眼,只能看到超级女孩踩在蝙蝠侠身上,拔出了插在蝙蝠侠身上的匕首,伴随着蝙蝠侠的痛呼再狠狠插进去,“不——!”

  音爆声响起,超人赶来了。

  看着形容凄惨的蝙蝠侠,超人双眼通红,热视线扫过超级女孩刚刚站立的位置。

  爱丽丝转身躲过了热视线,看着愤怒的超人,抿着嘴一言不发,打开了隧道,离开了。

  “B——!,布鲁斯,你没事吧。”
  “超人,注意,秘密身份。”
  “对不起,我,我先帮你止血,你忍一忍。”
……

  爱丽丝通过隧道回到了设立的安全屋,一进入安全屋爱丽丝便瘫倒在地,全身的血管在疯狂的跳舞,爱丽丝挣扎着从腰带里拿出一支试剂,暗红色的液体闪着不详的光芒。将药剂打入血管,灼烧的感觉遍布全身,心脏“砰砰砰”快速跳动,苍白的皮肤下青色的血管大部分已经变成红色,编织成网,准备将心脏包围吞噬。

  爱丽丝忍受着剧痛的过去,全身毛细血管破裂,血液随着汗水流出,十分钟后爱丽丝已经成了一个血人。解下披风,脱下制服,爱丽丝踉跄着走进浴室,打开冰凉的冷水,水流触碰到爱丽丝的皮肤瞬间蒸发成雾。

  爱丽丝站在蓬头下,一动不动,头发洗去血液后又变回雪白,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但她的任务还没完成。

  随手披上浴袍,爱丽丝走出浴室,来到客厅,客厅的墙壁上贴满了正联复联的照片,爱丽丝拿起手中的飞镖,随手一挥,飞镖已经狠狠钉在一张照片上,照片里是戴安娜·普林斯。